1955年,郑卫宁出生在一个有着家族遗传病史的家庭,外公舅舅都患血友病。郑卫宁未能幸免,“我妈给我喂奶,我喝着喝着突然满口鲜血,她就知道,这又是个血友病孩子。因患血友病,他从小就被告知不能摔跤、不能磕磕碰碰,也丧失了学走路的机会。13岁之前,他都只能坐地爬行。因行动不便,郑卫宁不曾走进学堂,他只能看哥哥姐姐的书自己揣摩。之后文革十年,让他彻底失去入学机会。由于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疗,他的双腿开始萎缩,最后残疾。
        为了能让郑卫宁安全输上含有凝血因子的新鲜血浆,72岁的老母亲带着他来到当时唯一实行义务献血的深圳。为摆脱内心空虚,郑卫宁不停读书,上电大,学完中文后继续学法律、学企业管理,但仍难以找到出路,那段时间他几度抑郁,三次试图自杀。在家人的劝说和鼓励下,他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准备为有价值的人生“放手一搏”。
如果将人的身体比作笼子,郑卫宁就像是一只关不住的鸟,自小的生理病痛折磨他,生活的苦难折损他,仿佛老天都看衰他,但这一切都阻碍不了他,去飞翔。借着互联网的翅膀,他将最初只有5名残疾人的“残友”,发展成世界级的残疾人高科技就业平台,让3700名残疾人过上了全新的、有尊严的生活。他用自己的一生,带着残疾人朋友活出各自的精彩人生。
         “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而互联网就是属于残疾人看向外界的窗户。”——郑卫宁
         不选择死,就好好活。90年代末,网络在国内逐渐兴起,郑卫宁也开始接触互联网,结果令他欣喜若狂。“血友病让我感染了丙肝,国内的治疗方法不起作用。后来我竟在网络上搜索到了台湾一位名医撰写的关于治疗丙肝的资料。”他发现足不出户也能做许多事。1997年,他找到另外四位残疾朋友,在家里成立了“残友”。接触网络,创办残友。血友病、肌肉萎缩、侏儒、脊椎重残又如何?这家以软件开发制作起家的公司里,每一位员工都是意志坚毅之人。经过15年艰苦卓绝的砥砺拼搏,“残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有1台电脑、5位工作者的“小作坊”,已成为一个拥有33家社会企业,1家基金会和11家社会组织的大型公益社企平台。
 

白水县助残协会Copyright © 2010-20011  陕ICP备16012922号-1
联系电话:0913 - 6187995   email:823375460@163.com
技术支持: 米饭工作室     后台管理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